我的养母——对我视同己出的三孃

liujiaadmin182 娱乐八卦 2019-11-28 248 0

        我们老家称姑妈为孃孃,三孃是父亲的三妹。我三岁时母亲去世,因我体弱多病,有人说这孩子可能养不活,三孃听说后执意把我接过去由她养,三孃对我视同己出,我还吃过她的奶呢。

111.jpg

        三孃家有三姑爷(我们老家称姑父为姑爷)、金华表哥和春兰表姐四口人。金华表哥长我10多岁,春兰表姐长我8~9岁。三姑爷当时是生产队长,为人忠厚善良,处事正直公道,在村里威信极高。1958年大跃进时期,浮夸风盛行,全县的生产队长在县里开会,要求上报粮食产量。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为过关,很多生产队长只好虚报,三姑爷坚持实事求是,据说为此还挨过批。但各生产队应交的公粮和商品粮指标就是以此次上报的产量来核定的,而且此后一直按此未变!三姑爷因上报的产量没有水分,其所在的生产队上交公粮指标比其他生产队都低,因此在当时农村大部村民粮食不够吃的年代,三姑爷所在的生产队村民绝大部份没有挨饿,可以说这全是仰仗了三姑爷。

222.jpg

        三嬢一家十分勤劳,三姑爷又是生产队长,家里人口不算多,负担不重,在当时家境还算殷实。但也只是粮食够吃,一年能杀一头年猪,柴山里的柴够烧略有些富余而已。偶尔有村民柴不够烧,找三姑爷要,三姑爷一般都会慷慨应允,解他人然眉之急。三姑爷对我这个侄儿亦十分疼爱,记得在那个物资匮乏、买什么都要凭票的年代,一家人硬是省下布料,为我做了一身新衣,让我至今仍难以忘怀。这期间我俨然成为了三嬢家的一员,农村生活其实很艰苦,表哥表姐要上学,三姑爷要去队上忙,三孃有忙不完的农活;喂猪,喂牛,做饭、洗衣,还有自留地的农活。即更如此,仍对我细心呵护,疼爱有加,不论在家还是外出干农活或是走亲访友总是带着我,有人以为我是三孃的小儿子,三孃总是笑呵呵地拍着我的小脑袋说:"这是我的么儿"。表哥表姐亦十分喜欢我这个弟弟。

333.jpg

       在三嬢一家的照顾下,我一直到快上学时才回到镇上家里。去时体弱多病,回家时也变成健康少年。上学后三嬢一家对我关爱不减,每逢寒暑假总要接我和哥哥去玩,那时候生活困难,能吃上肉就很不易,有肥猪肉吃更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了。那时候贵州农村招侍客人的最高标准就是豆花、腊肉。每次去我们都能吃上,其实他们自己平时亦舍不得吃。当时农民要想有一头猪杀,必须低价另外出售一头给政府,否则将被严厉处罚。由于粮食紧张,没有多余的粮食来养猪,把猪养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三孃家的年猪每年都能杀300多斤的大肥猪。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