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瓮安打砸抢烧事件 帮助违法青少年重返校园

访客 娱乐八卦 2017-12-14 0

 “我后悔过,更害怕过,在看守所的那段时日,我以为自己一生就此失去了希望。”坐在明亮的教室里,陈杰对记者说,“一天,在公安干警陪同下,父母到看守所把我接回家,并很快重返校园。”

贵州省宽严相济、体现政策、着眼未来、教育挽救、建立机制、形成合力,对参与瓮安“6·28”事件的58名涉案违法青少年展开“三位一体”的“无缝化”帮扶,鼓励他们重新走上求学之路。

对此,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提出“宽严相济、体现政策、着眼未来、教育挽救、建立机制、形成合力,做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相统一”的处理原则。

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崔亚东说,瓮安事件中,不少青少年特别是未成年人参与,所造成的惨重损失和严重后果,令人痛心、令人警醒。

“这其中,固然有他们欠缺辨别是非能力、法制观念淡漠等问题,但他们大都是未成年人,最小的仅12岁,学校忽视素质教育,中、小学校法制教育不落实,学生缺乏道德评判标准,一些孩子缺乏家庭温暖等是导致他们误入歧途的综合因素。”崔亚东说。

贵州瓮安打砸抢烧事件 帮助违法青少年重返校园

去年10月2日,贵州省委政法委通过组织程序,帮助这些违法青少年回归社会,让他们重返校园。#p#分页标题#e#

“瓮安事件”后上任的瓮安县委书记龙长春先后五次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制订了瓮安县“6·28”事件违法青少年帮教工作方案,建立了党委政府领导,政法综治教育牵头,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帮教体系,展开了干部、社区、老师、同学、家庭共同参与的“无缝化”帮教行动。

崔亚东说,按照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贵州探索处理未成年人犯罪司法制度,为促进确已改过自新的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消灭制度,明确其条件、期限、程序和法律后果,有着特别的意义。

得知自己有重回校园的机会,瓮安县第一中学的王军悲喜交加,悲的是从前做了错事,喜的是有改过机会。

“我真的非常后悔,许多和我一样在看守所的同龄人都很后悔。党和政府给我这个机会,重新为理想努力、奋斗,我要用实际行动来报答所有人对我的爱和宽容。只要努力学习,积极奋进,我们相信,未来还有希望。”王军说。

刚回学校时,为了帮助王军建立自信,走出心理阴影,心理辅导老师和帮教干部对他不定期心理辅导。如今,逐步走出阴影的王军自信地面对生活、学习。

让王军想不到的是,同学、老师不但没有对他冷眼相对,相反,细心的关怀常常让他感动,

会考中,王军数学考了100多分。帮教老师、班主任林举华说:“他是个聪明孩子,有强烈的学习愿望,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他更上层楼。”#p#分页标题#e#

从少管所回到瓮安一中后,陈杰非常自卑,同学们主动和他交流,老师“开小灶”,帮他补课,这些关爱改变着陈杰,他说:“我因犯错自卑,自卑曾让我不敢与同学交往。如今,我开心地和同学老师交往沟通。”

为了让这些违法青少年尽快步入正常生活,同学、老师、干部做了大量工作,心理辅导老师王秋枫采取各种方式,对孩子进行了上百次心理辅导;因为这些孩子在看守所拉下了大量课,老师和同学纷纷帮他们补习功课;干部的不定期和他们及家长的谈心交流使他们打消了顾虑。这一系列有成效的工作使许多孩子逐步从绝望中看到希望,走出自卑,走向自信。

瓮安县政法委副书记王登华说,目前,对已回归的违法青少年,全部实现了帮教对接,所有涉及违法青少年建立了帮教档案。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