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风流的皇帝 一天之内迎娶九个老婆

liujiaadmin182 历史野史 2019-02-27 568 0


       中国古代的帝王将相大多有七十二宫和六宫八院,这已经是家喻户晓,没有人不知晓的事情,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一天迎娶了九个妻子的浪漫帝王。这位疯

狂的皇帝是明代的朱翊钧位皇帝。因为明神宗年号万历,于是也称万历皇帝。明神宗朱翊钧,是明穆宗的第三个儿子。在龙庆的第二年,他成为皇太子,当时已

经六岁了。隆庆六年,穆宗老死之后,十岁的朱翊钧登基,次年改元万历。在位四十八年之久,是明朝皇帝统治时间最长的一个。前十年,文官张居正协助打理政

府事务,经济发展较快,全国人民也能安居乐业。十年后,张居正逝世,开始了亲自主持朝政,一段时间的勤政,后来因与官员的矛盾而停止了开朝30年。公

元1620年老死,传位皇太子朱常洛。死后葬于十三陵定陵。

在明朝的30年,历史学家称之为“醉酒梦的时期”,并说在此期间,明朝明神宗“不理朝政,胡乱收钱,并持续了三十年与世隔绝。那么,明神宗何时

从一个有抱负的皇帝变成一个消极的皇帝呢?是什么让这个曾经雄心勃勃的大明天如此消沉呢?不处理政治事务和不愿意开朝的原因首先是因为郑贵妃的诱

惑,然后是因为大臣之间的争端。然而,主要原因是明神宗的身体虚弱,运动不方便。当然,在身体的不理想的背后,它无疑是纵欲过度。


万历十七年,1589年12月,大理寺左法官雒于仁写了一篇文章,批判了明神宗沉溺于酒、色、财、气,并提出了“四言”。“对皇帝私生活如此的干

涉,使得皇帝对他很恼怒。幸好首辅大学士申时行变相开导,说天子假如要处罚雒于仁,无疑是认可雒于仁的品评是确有其事,外面的臣民会信以为真的。最后,

雒于仁被开除为成为普通百姓。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明神宗曾在裘德宫会见申时行和其他人。明神宗对内阁院士说:“他说我好酒,谁不喝点呢?。还说

我爱美色,宠爱郑氏。是因为郑氏很勤劳。每次我去房子的时候她都会陪我到最后。不管白天和黑夜,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服务于我。…我是天子,四海之内富

足,天下之下,都是我的国土,天下的财富是我的财富。……谁不会生气,“看来他根本不承认”雒于仁“的批评。


实际上,晚明时期社会擅长酿酒。清初的学者张履祥记载了明末朝廷的好饮酒习惯:“朝廷不喝酒,人民要自己动手酿酒。而且也没有禁止集体饮酒的

规定,而今天的情况也是如此。......整夜喝酒或熬夜执政上下,恒舞秧歌。“也就是说,明末官方没有对酒的垄断制度,人们可以自己酿酒,也不禁止集体饮

酒。喝酒少的都能喝几杯,酒量大的就是无限量的,日日夜夜都比,政府和民间上下都是这样。皇帝喜欢酒,不过是这种喝酒风气的缩影而已。十七岁时,由

于醉酒,明神宗曾经处罚了冯保的儿子,最后几乎被慈禧太后废除皇位。

至于情欲,宠爱贵妃郑氏是明神宗的一件引以为豪的事。虽然看来明朝的武功不如他的先主武功好,但他的先祖有一点比不上他的就是好美色。他在万

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的三月,就曾效仿他的祖父明世宗的做法,在官方大选嫔妃,一天就娶了“九嫔”,也便是连续娶了九个媳妇。这郑贵妃便是这“九嫔”之

一。

那时候掌管后宫的王皇后外在很寻常,又秉持着古老的“妇德”习惯,明神宗对她不感乐趣,却对机灵、风骚妖艳的郑氏非常溺爱,平时一般都在她宫中留宿,

后宫妃嫔无一人能及。万历十四年,即公元1586年,郑氏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明神宗自当时立即封爵她为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但这一晋朝在宫廷内外引起了大

量的不正常讨论。

原来,在大婚前,明神宗曾经去过母亲李太后的宫殿要求保安。他突然站起来,看着一个名叫王的宫女,就和她去游玩宫廷。那时候,明神宗少年皇帝,不

敢让母后晓得,他大婚时候的所纳的“九嫔”中也没有这位王姓宫女。然则,这位王姓宫女不久便有身孕了,当李太后向明神宗问询这件事的时候,他还咬死口抵赖,

最后李太后命人拿出记录皇帝行踪的“起居注”,一对日期,明神宗才没话可说。然而,李太后并没有生气,而是觉得自己即将拥抱孙子,非常开心。因此,就

封了王姓宫女为恭妃。最后,她就给明神宗生下了皇宗子朱常洛。


话虽如此,但他并不喜欢这王恭妃,而那只是当时一时冲动。到了有了可爱的“九嫔”之一的郑氏,他就更是把他们母子抛到一边了。而当郑氏也给他生

了一个儿子,他便马上封她为贵妃,而早就生了儿子的王恭妃,却没有这类待遇。因此,在朝中之人看来,这是明神宗打算重用幼子的标志。

       实际上,不管是皇宗子朱常洛,还是皇三子朱常洵,此时都还不过是小孩子,也分不出甚么谁有长进、谁没有出息。也许在明神宗看来,由他们自己做家务的能力来决定他们想建立谁,或者不支持谁,当然,这取决于他们自己。但这些文官们并不这么认为。明代的大臣们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热衷于维护礼节。当时就和万神殿的祖父石宗皇帝争论他是否能称他的父亲为爹而大声疾呼闹开了。世宗皇帝很生气,所以他在正午门打了一百多位大臣的屁股,成了一次“盛大的仪式”,令他震惊了一段历史。这是一个小问题,但它仍然是引发一个很大的骚动。关系到往后谁是下一任天子如此的问题,就自然加倍引起了大臣们的关注,于是,当年二月,户科给事中姜应麟首先上奏,主张“册立元嗣为东宫,以定天下之本”。


当然,皇帝是反对这种做法的,所以这位官员马上就被流放到了遥远的州和县。然而,一个人倒了,还有数千人跟上来。一时间,建议皇帝的儿子朱常洛立为王子的奏则疯狂飞到皇帝面前,使神明皇帝心烦意乱。他怒气冲冲地也想学以前爷爷那样,把官员们送到午门口大屁股。然而,神宗皇帝或多或少比他的祖父更有自制力,他觉得这样的事不像“天子”所为,所以他想出了一个聪明的计策”。

明神宗先是劝大臣们不要急,皇后还特别年青嘛,万一她将来生下一个儿子,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太子了,何苦急着当初就立王恭妃的儿子为太子。然则,明神宗自从宠爱了郑贵妃,就再也不肯到皇后那边去,皇后这儿子又从何生起?他们自然意识到了真相,拒绝接受,仍然要求皇帝做出明确的大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