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女孩新婚丈夫暴毙,继承万贯家财,同族外戚各出招

访客 奇人异事 2018-02-03 0

从前,张家庄首富张员外成亲不到一年就病逝了,张员外是家中独子,又没有留下一儿半女,他死后,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父母和娇妻叶菊红,叶菊红只有十八岁呀!张家族人眼睛都盯着张员外的万贯家财,他们纷纷以“延续张家香火”为由,争先恐后地想把自已儿子过继给叶菊红,叶菊红都婉言谢绝了,她说:“我还没有到二十岁就不幸成了未亡人,若过继一年年幼的孩子给我,我没有抚养的经验;若过继一个年龄稍大的,又恐难避男女之嫌,所以,请再过二十年,那时候我已经成了老妇,则唯命是从。”族人们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叶菊红说得合情合理,他们无可奈何,只得作罢。

18岁女孩新婚丈夫暴毙,继承万贯家财,同族外戚各出招

图片来源网络

族人们当然不肯就这样罢休,便聚集在一起商议,说是叶菊红年轻貌美,独身寡居,长此以往,寂寞难耐,怎么可能安分守已一辈子呢?于是,他们花费大把银子买通了叶菊红身边一个贴身丫鬟,让这个丫鬟日夜监视叶菊红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她有不轨行为,立即向族人们报告。

族人们推测得还真不差,没过多久,果然有事了;张员外在世时,聘请了姑表兄长、同村书生祝锦山当家里的帐房先生,祝锦山早已成家。张员外死后,张家没有了主事的,表哥祝锦山自然而然地帮叶菊红处理一些家务事,他和表弟媳两人,一个是风流儒雅的青年,一个是花容月貌的寡妇,天长日久,难免生情。

一开始,两人还比较谨慎,祝锦山只是在白天偷偷和叶菊红相会,可慢慢地,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祝锦山索性夜不归宿,和叶菊红明铺暗盖。

那个贴身丫鬟早已被收买,她将两人的奸情报告了族人,一天晚上,那丫鬟做内应,张家族人一群人一拥而进,直扑叶菊红的房间,将正在激战的两人用被子包裹起来,七手八脚的捆绑得结结实实,一路抬着,来到县衙。这时已是三更时分,衙门早已关闭,巡更的吏卒见是捉奸的,就把捆绑在一起的两人安置在一间馆舍里,门口由吏卒把守,族人们则被安排在另外一间馆舍里休息,等天亮老爷升堂后再去告状

叶菊红和祝锦山刚刚被族人们抬出村子,张家庄的好多人便知道了这事,祝锦山的妻子倪氏也听到了这消息,她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啥滋味,思来想去,她还是当即来到同村陈讼师家里,恳求他想方设法营救丈夫。陈讼师笑了笑,说:“你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另寻新欢,你不痛恨他,反而要我救他,这是为何?”#p#分页标题#e#

倪氏流着眼泪说:“我丈夫只是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先生若能大发慈悲,设法救他一次,我料他经过这次惊吓,以后定会改邪归正;再说他毕竟是我丈夫,没有他,我们孤儿寡母今后怎么活呀?”

倪氏不计前嫌,一心救夫,这让陈讼师大为感动,顿生恻隐之心,他想了想,面有难色地说:“俗话说,捉贼捉脏,捉奸捉双,如今你丈夫已被人家当场捉拿,还能有什么办法可想呢?”倪氏听了连连乞求陈讼师:“只要你肯救,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陈讼师沉思了一会儿,说:“那我试试吧。”

第二天,县令升堂,张家族人来到堂上,状告叶菊红和祝锦山通奸一事。那县令姓刘,听了这有伤风化之事,自然十分恼怒,他让人把衣裤送到馆舍,让叶菊红和祝锦山穿上,然后先传讯了祝锦山。

祝锦山被带到大堂,刘县令问道:“祝锦山,你身为读书人,怎么能做出如此寡廉少耻之事呢?”

祝锦山听罢,理直气壮地答道:“我们并无什么奸情,而是夫妻同居一室,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只因张家族人有意侵夺张员外的家产而迁怒于晚生,无端地把我们夫妻捆绑到县衙,让我们受此奇耻大辱,还望大人为晚生做主。”

刘县令见祝锦山如此沉着、冷静,完全没有通奸被捉后的狼狈,顿时奇怪起来:“你们夫妻两人怎么会一起住在张家?”

祝锦山告诉刘县令;他和张员外是姑表兄弟,几年前即在张家管帐,张员外病故后,因和表弟媳两人孤男寡女,多有不便,这避免闲言碎语,就和妻子同宿于张家……

如此这般,说得振振有词。张家族人们听后大怒,大骂祝锦山一派胡言。刘县令说:“原告和被告究竟谁在说谎,只要把馆舍里的女人带到堂上,一切自会不言而喻。”说罢,当即命人从馆舍把女人带到大堂上。

工夫不大,女人被带到大堂上,张家族人一看,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跪在堂下的哪是什么叶菊红,分明就是祝锦山之妻倪氏呀!昨天晚上他们分明亲手将叶菊红和祝锦山捆绑在一起,如今怎么换人了呢?他们虽然知道其中必定有诈,但苦于没有证据,只好忍气吞声。

刘县令见带上大堂的果然是祝锦山之妻倪氏,不由大怒,下令将诬告他人的张家族人各打二十大板,张家族人一个个被打得皮开肉绽,哭爹喊娘,随后,刘县令又好言安抚了祝锦山夫妇一番,将他们释放回家。#p#分页标题#e#

不用说,这调包计正是陈讼师一手策划;陈讼师知道要解救祝锦山,除了调包计别无他法,他先让倪氏把头发弄乱,遮住面目,然后带着她来到了关押祝锦山和叶菊红的馆舍。陈讼师对看押的吏卒说:“被关押的那个男人是他的表妹夫,他的表妹听信传言,说是她丈夫因通奸已被族人乱棍打死,所以带她来看看。

说话间,陈讼师给吏卒每人手里塞了几两银子,吏卒们和陈讼师原本就是熟人,如今又拿了银子,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就这样,陈讼师让倪氏进了馆舍,他自已留在门外,和吏卒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目的当然是为了分散吏卒们的注意力。

倪氏走进馆舍后便移花接木,放开叶菊红,让叶菊红穿上自已的衣服,然后又让叶菊红把她和祝锦山捆绑在一起,前后不到一袋烟的工夫……

祝锦山回村的当天便辞去了张家帐房先生之职,他感念妻子倪氏的贤惠和大度,从此一心一意和她过日子,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叶菊红经过这一次惊吓,也变得安分守已,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