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后世多有误读的隋炀帝皇后萧氏

访客 历史野史 2015-01-30 1220 0

或许是隋炀帝其臭名太过昭著的缘故吧,人们谈到大隋,便不自觉地想到哪位荒淫无度的隋炀帝杨广,其皇后萧氏也被他的恶名累及,千百年来被一些文人描绘的面目全非。

更有民间传说或小说上称萧皇后比杨广小、天保二十年出生、自突厥南反时年四十多岁、与唐太宗关系暧昧、甚至封为昭容等等(清朝褚人获写的小说《隋唐演义》,近代蔡东藩写的小说《唐史通俗演义》都采用此说)。小说《说唐》和小说评书《隋唐演义》里甚至说,萧皇后叫“萧美娘”,本是太子杨勇的妻子,后来被杨广霸占,还有萧美娘调戏李世民,私通李密的故事。

殊不知,历史上真实的皇后、杨广的结发妻子皇后萧氏、以及萧氏生下的长女南阳公主,都是可圈可点的人物。单说,皇后萧氏不仅是一位婉顺聪慧的女性,而且还精通医术、颇知占侯,就连杨广对她的评价也是十分中肯:“妃萧氏,夙禀成训,妇道克修!”在杨广登基为帝前的二十多年里,夫妻亦是非常恩爱。《隋书》如是记载两人感情,“恩隆好合,始终不渝”。只是坐上皇帝宝座的杨广才开始沉迷女色、且为政残暴,虽说萧皇后因为惧怕而没敢直述,但是她曾作过《述志赋》,对杨广委婉劝戒过。

在杨广被杀,已经五十二岁的萧皇后,带着幼孙、皇室诸女,历经大小五座宫廷、过了近二十几年的流亡、“战俘”生活。

人们不禁要问,曾贵为皇后的萧氏、既然是一位聪慧、达礼的女性,又为何能够忍受数次“改嫁”?在杨广之后,有证可考的又侍奉了三位帝王?难道只是为了苟且地活着而情愿过这种屈辱生活吗?

其实,萧皇后被人所诟病的就是这段被人几经转手的经历。我认为,经历种种磨难,能够坚持活下来,正是萧氏最伟大之处、也是她人格魅力之所在!

因为深藏在她心中的一个愿望,让萧氏能够忍辱负重、将遭遇的一切屈辱、痛苦置之度外!那么,萧氏又历侍那几位帝王?心中究竟怀揣着何种愿望?我们应该敬重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进一步丑化她呢?#p#分页标题#e#

且听新茗茶庄庄主给诸位做一番分析,尔后,您自己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

一,身世

萧皇后是梁朝昭明太子萧统曾孙女,西梁孝明帝萧岿之女,母张皇后,南兰陵人(今常州武进万绥乡人)。可见,萧氏拥有正统的皇家血脉。萧氏出生于二月,以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因此由萧岿的六弟东平王萧岌收养。萧岌夫妇收养萧氏不满一年,便双双去世。萧氏遂转由舅父张轲收养。可见,童年的萧氏经历也够坎坷的。

张轲虽然为安平王萧岩僚属,但家境贫寒,因此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操劳家务。这一生活经历使萧氏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个性。

开皇二年,隋文帝夫妇为次子晋王(即杨广)到梁国去选妃,因为梁国诸公主的占卜结果皆不吉,于是从张轲府中迎回萧氏,或许是天作之合,出生月份不吉利的萧氏,占卜结果破天荒为大吉,公主萧氏随即被策封为晋王妃。

开皇二年,18岁的杨广娶了16岁的萧氏,婚后的杨广夫妇琴瑟和谐,无比恩爱。开皇四年至开皇六年,晋王妃依次生下长子杨昭,次子杨暕,长女南阳公主。

在晋王杨广决心夺嫡的时候,王妃萧氏曾予以全力支持。

开皇二十年,杨广如愿以偿被册封为太子,王妃萧氏亦随之成为太子妃。

仁寿四年,隋文帝崩于仁寿宫,杨广登基为帝,次年改元“大业”,并册封萧氏为皇后。这时杨广三十九岁,萧皇后三十七岁。

就像现在的一些男人,有了权之后,便学上了坏,况且,劣根性十足的杨广更是过犹而不及。登上皇帝宝座的杨广,其残暴与失德,有目共睹,在此不予赘述。

二、身若浮萍

公元616年(大业十二年),杨广带领后妃、文武百官第三次下江都,至此,隋王朝统治陷入分崩离析。#p#分页标题#e#

公元618年(大业十四年)春天,江都政变,身在行宫的杨广被叛军宇文化及等所弑。作为“战俘”,萧皇后落在了权臣宇文化及手里。由此开始二十多年的颠沛流离生活。

作为一位五十二岁的女人,带着幼孙及女家眷,出“虎口”、又进“狼窝”,如若换做你、你亦若是一位女性,你会作何选择?待庄主详述萧氏这段经历后,你对萧氏固有的评价是否有所改变?

三、第一站------魏县(大许国)

《隋书》交代得非常艺术:“化及于是入剧六宫,其自奉养,一如炀帝故事!”与所有胜利者心态相同,霸占六宫也是宇文化及的终极所求,和隋朝帝生前一模一样,萧氏的处境可想而知,俘虏还能怎么样呢?难能可贵的是,仪态万方的萧氏放下了尊严与高贵,且不论是出于真心还是应付,成了宇文化及的囊中物。

或许是宇文化及从这位大美人身上获取了帝王的幻想,619年,他居然跑到魏县,关起门来当皇帝,国号“许”,这就是历代戏说与演绎中所称的,继杨广后,萧氏侍奉的第二位帝王!不过,这种日子只持续了半年,随着窦建德率领的义军的到来,宇文化及的皇帝梦随机破灭,萧氏随窦建德迈向了她流亡生活的第二站。

四、第二站------窦建德义军营

再次面临当俘虏厄运的萧氏,对于生或死曾经动摇过,对此,史书上有所记载。至于使用了什么自裁的方法不得而知,所幸,抢救及时,而且这次碰上的是“终于大隋”的窦建德。从各方面推断,萧氏应该没有受辱或受虐待。

《旧唐书》对窦建德所率义军有如下记载:“建德没平城破阵,所得资财,并赏诸将,一无所取,又不啖肉,常食唯有菜蔬,、脱栗之饭。其妻曹氏不衣纨绮,所使婢妾才十数人。至此,得宫人千数,并有容色,应时放散。”#p#分页标题#e#

有理由相信,在窦建德哪儿,萧氏合乎没有受辱的推断。这是义军的政治需要,也受到周围条件的制约,其一,窦建德的人品正派,还没有堕落到霸占女俘虏的地步。其二,窦建德身边蹲着一只“母老虎”,老婆曹氏几乎寸步不离,看的很紧,其三,萧氏留住时间并不长,约莫两三个月后,就被突厥人接走了。由此迈向流亡生活的第三站。

五、第三站、第四站------西域突厥

提到突厥,中原人会不自觉想到“胡俗”,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前提下,儿子可以继承父辈的女人,弟弟能够再娶兄长的妻妾。胡俗当头,女性就更像是牲口。

突厥的义成公主,从窦建德手上要走了萧氏,20年前,杨坚把这位宗室之女,嫁给启明可汗---后来,丈夫死了,便改嫁“儿子辈”的始毕可汗、处罗可汗-------。从杨广那里论,义成公主得叫萧氏一声“嫂子”,姑嫂异域重逢,也算有了依靠。

《隋书》一笔带过,“突厥处罗可汗遣使迎后于沼州,建德不敢留,遂入于虏庭。”

不管情愿与不情愿,萧氏就这么身不由己的走了。一个孤苦伶仃的落难寡妇,没有挑拣的权利,命把你推到哪儿,就落到哪儿谁都能猜到,可汗身边的女人必须无条件的“从其胡俗”,萧氏和义成公主共同纳入了处罗可汗的寝帐。这就是(野)史称的萧氏侍奉的第四位帝王。

后来,处罗可汗死了,姑嫂两个又顺理成章地嫁给他的弟弟颉利可汗----这就是(野)史称的萧氏侍奉的第五位帝王。

从中原到西域,活着的萧氏早已将自己当成一具失去生命的皮囊,曾经的荣华富贵早已与这具皮囊没有了关系,是责任、是担当,让她每日苟延地活着。每当看到小孙子杨正道、还有一同来的女眷,她别无选择,只有让这种苟延的生活继续。杨门骨血,是她最后的希望、最后的安慰。#p#分页标题#e#

无论是宇文化及还是处罗可汗、亦或是颉利可汗,当萧氏意识到:

他们所垂涎的是她作为五十岁女人的身体、

她曾经的皇后身份能够满足对方作为强者的自尊心时、

而她强装的欢颜能够换来孙子及家眷的安全时,萧氏放弃了作为女人拥有的所有尊严!

是隐忍、是心中的那份坚守,换来了孙子及家眷的重生!

身体被蹂躏的萧氏,换来其人格的升华!

六、第五站-----回到大唐

公元630年,年届花甲的萧氏、含泪回到长安。此时,突厥大败,义成公主死了,颉利可汗被擒。按理说,萧妃仍属战俘。她因特殊的身份,赢得大唐的礼遇,长安城里的萧氏,深居简出,又孤独地生活了18年。

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庚子,隋萧氏卒。诏复其位,谥号愍,使三品葬,备卤薄仪卫,送至江都,与炀帝合葬。”

《资治通鉴.唐纪》里说,萧皇后死后,还是回到了丈夫身边,她当了半辈子的“战俘”,心里想的还是杨广,唯一的信念就是让杨广的血脉得以繁衍。倘若隋炀帝泉下有知,也该满足了。

看了庄主对(野)史称的萧氏“历侍六位帝王”经历的解析,你是否对萧氏有了重新的认识?在你读过了萧氏的《述志赋》,对萧氏肃然起敬的或许就是你?!

《述志赋》

承积善之余庆,备箕帚于皇庭。恐修名之不立,将负累于先灵。

乃夙夜而匪懈,实寅惧于玄冥。虽自强而不息,亮愚朦之所滞。

思竭节于天衢,才追心而弗逮。实庸薄之多幸,荷隆宠之嘉惠。

赖天高而地厚,属王道之升平。均二仪之覆载,与日月而齐明。#p#分页标题#e#

乃春生而夏长,等品物而同荣。愿立志于恭俭,私自竞于诫盈。

孰有念于知足,苟无希于滥名。惟至德之弘深,情不迩于声色。

感怀旧之余恩,求故剑于宸极。叨不世之殊盼,谬非才而奉职。

何宠禄之逾分,抚胸襟而未识。虽沐浴于恩光,内惭惶而累息。

顾微躬之寡昧,思令淑之良难。实不遑于启处,将何情而自安!

若临深而履薄,心战栗其如寒。夫居高而必危,虑处满而防溢。

知恣夸之非道,乃摄生于冲谧。嗟宠辱之易惊,尚无为而抱一。

履谦光而守志,且愿安乎容膝。珠帘玉箔之奇,金屋瑶台之美,

虽时俗之崇丽,盖吾人之所鄙。愧絺绤之不工,岂丝竹之喧耳。

知道德之可尊,明善恶之由己。荡嚣烦之俗虑,乃伏膺于经史。

综箴诫以训心,观女图而作轨。遵古贤之令范,冀福禄之能绥。

时循躬而三省,觉今是而昨非。嗤黄老之损思,信为善之可归。

慕周姒之遗风,美虞妃之圣则。仰先哲之高才,贵至人之休德。

质菲薄而难踪,心恬愉而去惑。乃平生之耿介,实礼义之所遵。

虽生知之不敏,庶积行以成仁。惧达人之盖寡,谓何求而自陈。

诚素志之难写,同绝笔于获麟。

萧氏的《述志赋》,我想我应该奉上最好的解读!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