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小孩天生狗尾巴,能看到脏东西!

访客 灵异事件 2018-03-27 0

灵异故事:小孩天生狗尾巴,能看到脏东西!

十几年前,我们镇上有对张姓夫妻开了家小面馆,最拿手的就是杂酱面,据说那肉酱是张家的独门秘方,食过让人念念不忘,好像放了罂粟壳……关于肉酱的传说咱暂且不论,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张家发生的另一件怪事——他们生了个诡异的畸形儿。

听小林镇的老人说,张家孩子出生那日有点邪,盛夏的天里不见一丝阳光,厚厚的云层透出黄绿黄绿的颜色,一团黑云在黄绿色的云雾中滚来滚去,远远看去就像一条巨龙盘旋在小林镇上空,要多渗人就有多渗人。

眼看着要下暴雨了,干活的收拾赶紧放下家伙事,街上的行人纷纷跑回家中,面馆的客人也都付钱走人,张家小两口估计也不会再有客人,不如趁着大雨未至赶紧回家,省得她挺个大肚子淋雨受冻。

两人揣好了钱,收拾好东西关了门窗,店门的大锁刚刚扣上,一回头,迎面就撞上了一个老尼姑。

老尼姑年纪大约五十上下,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穿着件与天色一样的僧袍,胸前沾了些血色的斑点,她面色凝重地看看天,又看看张家媳妇的肚子,对小两口说了句阿弥陀佛想讨碗面吃,张家媳妇心善,看着天色不好,周围又都关门闭户了,便叫丈夫张全月开了店门给师父煮碗清汤面,等避过这场雨再赶路。

张全月最听媳妇张全丽的话,立刻回到案板前擀着面条,张全丽在一旁配料,老尼姑就坐在旮旯角里闭目养神,几分钟后一碗清汤面就做好了,张全丽将面端到了老尼姑面前,刚放下碗老尼姑就睁开眼,一把按住了她的手。

“施主,你忙了这么久,坐下来歇歇吧。”

她应了一声,从店门望着屋沿上的天,“今天这云真怪,我们来到小林镇三年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天色。”

老尼姑低着头,用鼻子嗅了嗅面条的香味,“天生异象,必有妖孽。”说完后,她直勾勾盯着张家媳妇的肚子,“你这孩子怕是等不及要生了。”

张全丽笑道,“师父,我这娃才六个月,咋生啊?”

老尼姑却没有多说,只是临走时特地嘱咐了他们一句,如果生孩子时遇到麻烦就往南走,会有贵人相助。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待张家小两口回过神,老尼姑已消失在了大雨中……

这晚,天上的雷打得厉害极了,噼里啪啦地震得瓦片都在颤抖,就在风大雨大时,张全丽突然感觉肚子疼,低头一看身下的羊水竟然破了,湿漉漉地流了一地,张全月吓坏了,赶紧请邻居文嫂帮忙照看妻子,披着斗篷便冒着雨去请医生。#p#分页标题#e#

那是九十年代初,小林镇只有一个中药铺和简单的卫生所,所谓的医生充其量只能治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大病几乎束手无策,中医那方是个老大夫,从来不管接生的事,张全月便去敲卫生所女医生的家门,很快两人就赶回来了。

女医生给张全丽检查后直说不好,孩子要生了,张全月一听不对劲啊,孩子才六个月,怎么可能出生呢?

女医生想着也对,一般孩子最少得七个月才能早产,六个月算什么事?但她确确实实看到张家媳妇有生产的迹象,又因月份不足心里没底,她便催着张老板赶紧去找有经验的稳婆,留她在这儿先控制局面,张全月看到媳妇的脸已经没血色了,便披上雨衣再次进入雨中……

在九八年以前,小林镇女人生孩子多半是请稳婆,忙的时候还得两三个孕妇挤着一块生。今夜真是巧了,一个稳婆早上去了县城的亲戚家,被雨困住了没法回来,另一个稳婆原本在家好好的,入夜后突然中了邪,整个人上串下跳、疯疯癫癫地闹得不可开交,张老板两边都请不到人,心里都快着火了,就在这时被雨一打他一个激灵,突然想起了老尼姑的话。

如果生产时遇到麻烦就往南走……

往南走真能遇见贵人吗?

张全月在雨里走了十几分钟分钟,眼前的路越来越窄,都快看不清了,这时,前方有个手电光在黑夜中扑闪扑闪,一个女人披着件红色的雨衣,用塑料袋蒙了手电筒在雨里打转,看到他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似的,一问才知道这人是隔壁小源村的赤脚医生,出来给病人看诊迷了路,遇到了鬼打墙,没想到被张全月误打误撞遇见了。

他赶紧把老婆的情况说了说,赤脚医生便告诉他,自己在邻村就是专门给人接生的,二十岁就开始干这行当,且手法极好,从没失手过,张全月听后只差没在泥地里跪下了,拽着她就往家里赶去。

当赤脚医生来到张家时,张家媳妇已经痛得没声儿了,女医生急得直打转,赤脚医生将他和女医生请了出去,让一旁的文嫂烧些热水,挽起衣袖便进了帐子里,“让我来吧。”

热水、剪子、红蜡、纱布准备好后,赤脚医生开始接生了,不到十分钟,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娃娃终于落在了她手里,赤脚医生处理之后首先掰开了婴儿的腿,好家伙,是个带把儿的,刚打算恭喜张老板却发现不对,这孩子怎么有两条把儿?#p#分页标题#e#

一条在前,一条在后……莫约是尾骨的位置,弯弯的、细细的就像一条小尾巴!

再扒开孩子的脸,小脸皱巴巴地挤成一团,眼睛、鼻子还有一对长错位的小耳朵,这是人脸吗?怎么看怎么像一只没长毛的狗!

赤脚医生吓坏了,接生这么多年,经手的孩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从没见过长得这么怪的孩子,想着想着她手一滑,孩子掉到被褥上痛得直哭,这哭声……竟然也不是婴儿的啼哭,而是小狗的哼哼!

这下她可不敢再碰了,一个踉跄打翻了热水,慌乱中瞟到被褥上的孩子,孩子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珠子直直地打量着她。

从那之后邻村的赤脚医生就疯了,这事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她嘴里仍时时念叨着‘狗娃,张家生了个狗娃……’。

这事绝不是我胡诌,当年的报纸都登过,十几年过去了,张家狗娃的话题就一直没断过,大家茶余饭后总喜欢说说他的故事打发打发时间,当然了,他们的版本没有我的详细,因为我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张家狗娃。

我叫张狗娃,这是大伙都知道的名字,我还有一个学名叫张口笑,我的爸爸妈妈就是故事中的张姓夫妻,除了这层关系,他俩还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当年为了在一起逃到这穷乡僻壤,生下了近亲结婚的失败品——我。

从懂事时我就时常想着,爸爸妈妈生什么不好偏偏生了个我这样的孩子,就算近亲结婚,生个弱智也比我强吧!我现在这样又算什么?不仅长得像狗,身上还有很多与狗类似的习性,最可怕的是——我能见到鬼!

话说我出生那日天生异象、狂风暴雨,因为长得像狗还吓疯了接生的赤脚医生,经她这么大喊大叫一闹腾,我爹原本喜得贵子的心情都给搅黄了,周围的邻居们不明所以,全都聚在我家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爹一怒之下把赤脚医生赶了出去,气呼呼地走到床前一瞧,整个人便愣住了,嘴唇吓得直哆嗦,一言不发地盯着看了很久,之后大手一挥用碎花小棉被将我裹住,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事出突然,大家还没整明白发生了什么便眼睁睁地看着我爹抱着团花被子消失在夜色中,帮忙接生的文婶隔着雨点瞧见我爹黑着一张脸,细长的眼眶泛着红光,眉宇间满是杀气,心中暗叫不好,她赶紧推门瞧了一眼,床上除了我昏睡的老娘却不见孩子,怪了,孩子呢?#p#分页标题#e#

文婶这才回过神来,合着刚才张老板抱走的是他亲生儿子,孩子才刚刚出生,外面下着暴雨,他大半夜的抱出去干啥?

别说是她,大家心里都猜到了七八成,但谁也不敢说出口,最后还是镇长身边的小跟班福子点醒了众人,“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人!希望张老板别犯糊涂,弄死孩子是要坐牢的。”

大家炸开了锅,“这叫什么事,儿子刚生就要弄死?造孽啊!”

文婶与我们家关系最好,打死她也不相信我爹会杀人,“孩子还喘气呢,别瞎说……咱们找人要紧,对了,这事通知镇长和郑伯了吗?”

福子说:“镇长今晚喝醉了,叫了半天没反应,郑伯前些日子去外省给人看龙穴了,还得好几日才能回来。”

文婶叹气,“这下难办了……”

看热闹的人也不再磨蹭,穿雨衣的穿雨衣,穿雨靴的穿雨靴,三五结伴地在小林镇的迷宫中寻人,别看小林镇就一条街,但这弯弯曲曲的街道足足转了九道,其中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小巷,巷内铺地的青石砖还是明朝景泰年的古董。

听镇上的老人说这样的风水格局叫盘龙伏地,龙头向着东北,龙尾藏于西南,龙爪对着小林镇边上的名泉山主峰,主峰是一座光秃秃的绝壁石山,高1300米,因形如张嘴吞食的老虎,所以人称为虎头崖。

虎头崖与小林镇相对而立,形成风水中的青龙白虎之势,原本这样的格局好得没话说,但却阴阳颠倒成为了凶地,据说是风水出了问题!

何为风水?风水本为相地之术,传说为九天玄女创造,咱们老祖宗研究风水也是从战国时期开始,这是一门历史悠久的玄术,大则关乎一切空间,小则细微到一个人发展的空气和水土,说白了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门学问。

懂风水皮毛的人都知道,青龙得高于白虎才能成事,可小林镇恰恰相反,白虎比青龙高出了一千多米,还有一个乱葬岗野狗坳阻断生门,风进不来,气散不去,阴阳颠倒万物失调,这样的凶地别说住人了,野狗都不愿埋在这儿。

也不知小林镇的祖先为何选择在此安家落户,刚开始几百年除了穷倒也相安无事,后来运势越来越差,直到元末明初时遇到了一场灾难,一下子死了几百户人家,林氏族长这才去江西请了个老道来看看风水、改改祖坟。#p#分页标题#e#

当时先祖们跟老道说了情况,老道听后只说先去看看,便骑着一匹小马驹不远千里赶到了小林镇,谁知小马驹到了名泉山外便开始打冷颤,死活都不愿进山,老道士便知道不对劲,赶紧将罗盘摊在手心看了看,再结合星宿掐指一算,直叹道,“山里的这只白虎很凶啊!这么多年不断攀升,看样子是想借你们的命修炼升仙。”

先祖一听吓坏了,问他该怎么办,老道说不急,多看看再说,老虎虽凶但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让小林镇断子绝孙。

接下来老道在周围不断查看,并叫人子时到镇上的八方取泥土回来,接着花了两天一夜闭门琢磨一番,待第三天鸡鸣时,他把镇上的人叫到了林家祠堂里。

待林氏族长和族人全都到齐后,老道站在场中,“你们不老实,有事瞒着贫道!”大家相互对视一眼,面色又青又白,嘴巴闭得紧紧的。

他叹气,“你们不说也罢,但必须尽快搬离此地……”

大家却表示宁死也不愿搬离小林镇,之后被老道憋得没法子,林氏族长这才把小林镇的秘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具体是什么秘密,除了当年在祠堂的人,后人完全不知,只是猜测小林镇地下可能埋了东西。

道长听后不断摇头,“若只是风水问题倒也罢,你们惹上了它,怕是搬离此处也无法摆脱厄运。现在白虎难平,护着你们的又是条病龙,这块地气数已尽,难、难呐……”

之后老道使出了看家本领,启用禁术改变了小林镇的风水,先是斩断地下的龙脉,这可是一项大工程,在那个没有挖掘机的年代,小林镇的人分出了一半劳动力天天挖黄土地,听说挖到很深的地方竟真的看到了像白骨的大石头,锄头挖下去还会噗噗地冒红水。

挖断龙脉后便由老道抽龙脊再造新龙脉,他先改变了小林镇的布局,将原本笔直的街道分为九道弯,镇上每一间房屋布局都是精心安排的风水格局,并嘱咐房门和天井的水缸万万不能挪动位置。

龙脉接入小林镇后,老道引用同脉的雪峰山,借其精气养着这条盘龙,并斩断虎头崖下所有的道路,等同断了它的四肢,又在虎头挂上了九条铁索,锁链深埋地下,由盘龙伸出的爪子牢牢抓着,于是小林镇的风水格局彻底变了!

之前是凶恶的白虎,现在却成了盘龙手里的小宠物,只能嗷嗷大叫了。#p#分页标题#e#

风水布局改变后,为了养活这条盘龙,老道让人将龙鳖河的支流改道小林镇,淹没了阻碍生门的野狗坳,并赐名为白龙河,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以至于大家都觉得小溪上游的深潭里真住着一条白龙。

据说当工程结束时,小林镇死得只剩四五十户人家,许多房屋荒废了没人住,晚上空荡荡的别提多吓人了,不过说来也怪,自从小林镇风水改变后,不出二十年,镇上的人口便慢慢兴旺起来,曾经闭塞的小山村也渐渐有了商旅之人,甚至在明景泰年间还出了位状元郎。

这些故事听着挺精彩,但却是小林镇人努力了近百年才摆脱的厄运,或许你会好奇,好好的干嘛说起这些旧事?那是因为我爹那晚做了件傻事,打破了小林镇几百年的安宁,还差点害死全镇的乡亲们……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