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习俗,新娘要在结婚第二天穿着红衣守灵!

访客 灵异事件 2018-02-06 0

现在流行相亲和闪婚,双方见面感觉好,指不定当晚就上床,要不了两个月就准备奉子成婚了。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逼着相亲结婚,更没想到结婚当夜我会被婆婆指着鼻子骂克夫!

我叫李晓茹,24岁,长得有点像李小璐,不是自豪的事,但是也吸引了不少目光。我老公叫林南,比我大两岁,年初相亲认识,长的嫩,看上去像小鲜肉。

相识至今,半年有余,时间不长不短,林南一直很尊重我,什么事都会征求我的意见。我暗自心里其实对他也很满意,所以双方家长将婚事定在十月的时候,我也没反对。

其实,我一开始被我妈逼得也是心灰意冷,准备破罐子破摔的,可是遇见林南之后,也算给了我一丝希望,心里也挺满意的。

结婚当天,非常热闹。

婚庆婚宴是我和林南亲自安排的,和想象中一样完美。

到了晚上,我和林南回到红彤彤的美丽新房时,感觉自己和做梦一样,没想到我真的有一天会美满嫁人。

洞房花烛夜,紧张而羞涩。

我看着林南走进浴室,心中暗想,一会林南如果发现我真红还在,他应该会很兴奋,会狠爱我吧。

闺蜜们说,第一次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我也暗自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准备忍受一切,全身心得迎接林南,会主动迎合着他,给他也给自己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

林南洗过澡,身子未擦干就急不可耐得扑向了我,同时手忙脚乱得脱我衣服。我感受着他的生疏,用心配合,没有丝毫反抗,只是随手将床头灯关闭,希望黑暗隐藏我内心的羞涩。

黑暗中,林南亲吻着我。我感受着他的温柔,身体很快燥热起来。

前戏很重要,我压抑着内心的冲动,等待着。可是时间长了,我感觉不对爱情教育片是说过前戏很重要,但是这前戏未免也忒长了吧?前前后后都半个多小时了,我心跳加速都快爆表了,林南还不进行下一步行动。

“我准备好了。”我在林南耳边羞涩得提醒了一句。

林南应声,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我闭上了眼,准备忍受撕心裂肺的疼痛。

黑暗中,时间极为悠长。可是就在林南临近球门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

关键时刻,你怎么能停住了?老娘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都没求你温柔一点,你用不着这样矜持吧?你到底是不是爷们啊?这事不是爷们主动吗?难道还要我主动亲手请你进去?#p#分页标题#e#

“老公,你怎么了?”我见林南半天没动,只是喘着粗气,我不禁低声问了一句。

不对!

自从林南和我相识,到现在,就一直没对我有过真正下手的企图。

当时我只是觉得,林南可能是尊重我,再加上我周围认识的女孩子也真没遇见过不行的男人,所以我也没当回事。

可是没想到,林南居然真特么不行。我完全陷入黑暗中,当即无语了。

“要不,我们先睡吧。”我个性还是比较强的,长这么大就迁就过皇太后,根本没迁就过其它人。我把林南推到一边,然后气得背过了身子。

我感觉林南骗了我,他肯定知道自己那方面不行,前面一直装正人君子,到了结婚这天才显露出来,完全是故意隐瞒的,太不要脸了。

林南被我推开,没说话,只是喘着粗气,过了一小会,他的手突然落在了我的腰上,正好搭在了我小腹上。我心里比较烦,他这时候居然还想勾搭我,我果断把他的手甩到了一边。

不过,我甩他手的时候,感觉他的手很凉。

我气着,背对林南许久,才气呼呼得起身去洗了个澡。我进额洗手间冲刷了许久,发泄了一下怨气,才从里面走了出来。而当我从里面出来,借着洗手间灯光看向床上林南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不对。

林南四肢张开,脑袋歪着,直挺挺得躺在那,动作极其怪异。我心里没来由一慌,连忙打开了房间的灯,当灯光亮起那一刻,我只见林南瞪着双眼,躺在那,身体一点起伏都没有。

死了?

我吓得蹲在地上,尖叫起来,不敢靠近床一步。

睡在隔壁的公公婆婆听到叫声,慌忙冲过来,拿钥匙开了门。当两个老人见到林南直挺挺得躺在床上,也吓住了。

婆婆一下子扑在光洁溜溜的林南身上,瘫坐地上哭着喊着:“哎呀,儿子,这是怎么了啊?这是怎么了啊?你说话啊……”

“快,快送医院。”公公关键时刻没乱,慌忙拿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同时给林南掐人中。

急救车来了,把林南抬了出去,我穿着单薄睡衣也跟着上了车。从住处到医院才十分钟,可是我们到医院时,医生只是检查一下,当场摇头,告诉我们没救了。

在公公和医生的交谈中,我才知道林南有心脏病。根据医生说法,林南是因为新婚夜兴奋过度引发心脏病,没有及时发现治疗,所以送了命。#p#分页标题#e#

我愣愣得瘫坐在地上,我没想到林南有心脏病,他们也没和我说过,如果我知道,恐怕林南也不会就这么死了。

婆婆早崩溃了,听说没救,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哭着喊着怎么也起不来。我也跟着哭,一方面是吓得,一方面是委屈,还有就是难过。

“扫把星!”哭喊中,婆婆突然冲向了我,在医院大堂指着我就大骂:“我儿子就是被你害死的。扫把星,克夫命,我儿子就是被你给克死的。”

我惊住了,呆滞得看着婆婆疯子一样冲向我。当她巴掌扇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忘了疼痛,只是愣愣得看着她,没想过她会说我克夫。我被扇了好几巴掌,上衣被撕得半开,婆婆才被医院大堂里的人拉开。那一刻,我心里的难过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深深的耻辱。

按照老家习俗,人死治丧三天,第三天一早进火葬场。那天晚上进医院过了十二点,算是第一天的开始。

当天白天,老夫妻开始料理丧事,林家七姑八婆来了一堆人,在屋子里指指点点没少说闲话,多半也是我克夫命的事。

人总是这样,不管什么事情,总喜欢往外人身上怪。按照他们说法,林南有心脏病,二十来年来也没有什么事,为什么偏偏跟我结婚当晚就死了?

“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丫头娶不得,狐狸眼,跟妖精一样,娶回来肯定得折腾死个把人。”林南的一个姑姑在客厅里声音不大不小,却是所有人都听到了,就连我坐在卧室里也听到了。

我把自己关在新房里,听着外面的言论,心里充满了怨气。

临近中午,林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个神神叨叨的阴阳先生,说是什么远房亲戚。阴阳先生穿着一身黑色中山装,在我们新房里绕了许久,手里拿着个罗盘,看了我几眼,问了我生辰八字之后,倒是跟公公婆婆说了句公道话。

“小南命该如此,不是人家女娃的命克了他。”阴阳先生在客厅里说了这句话,连坐在卧室床上的我也听到了。不过,说完之后,对方和公公婆婆又私下聊了许久,不知道说了什么。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吃饭的时候,公公婆婆出奇得端了一盘子饭菜给我。一进门,婆婆就哭丧着脸跟我道歉,说她老糊涂,一时失心疯,大半辈子活狗身上去了,居然说我克夫命,各种千不该万不该,并且跟我说,林南走了,我们还是一家人,我就是他们的亲闺女。#p#分页标题#e#

呵呵!

不过一个多小时,阴阳先生也不知道说的什么,公公婆婆居然转性了。本来我吃软不吃硬,见婆婆跪地上跟我道歉了,我也就口头上原谅她,毕竟她死了儿子,够伤心的了,她既然道歉,我也不为难她。

对,我当时口头原谅她了。可是没想到婆婆一转脸,又对我说道:“小茹啊。婆婆求你个事啊。”

阴谋!

“妈,什么事啊?”我装作懵懂无知。

老女人依旧赔笑脸道:“老家的习俗,新婚男人丧命,媳妇要守夜到出殡。晚上,你得一个人守在家里,最好穿着红色新娘装睡,这样对你们娘家大吉大利!”

有这习俗?骗鬼啊?我怎么没听过。

我看着老女人,假装害怕道:“妈,我胆子小,晚上一个人在这里,多吓人啊。再说,还要穿着新娘装,多恐怖啊。你们晚上还是陪着我吧,不然我真不敢一个人在这里。”

“不行啊。先生说了,得一个人。”一旁公公急着说漏了嘴,顿时引来婆婆一个白眼。公公脸色难堪,对我央求道:“小茹啊。就当爸妈求你,就两个晚上,林南在客厅里,你穿着新娘装睡里面,不会碍事的。”

阴阳先生说的?怪不得谈了那么久,还转了性,原来是这事要求我配合。

我依旧坚决道:“爸妈,林南是我老公,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可是一个人守着,我真怕,要是你们不能陪我,我让我爸妈来!”

真有这习俗才怪!

老女人见我如此坚决,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道:“小茹啊。你嫁到我们林家,就是我们林家人。我们就林南一个儿子,他走了,你就是我们亲闺女。等我们老了,家里的一切都是你的。这房子,这车子,我们留下来的钱都是你的啊。你就答应妈这件事,这件事对你们家真有好处。”

房子,车子,钱,哄骗不成,就来利诱,看来事情不简单。

“妈!”我拉长声调,满眼委屈道:“我嫁到林家,你们就是我亲爸亲妈。林南走了,我就是你们亲闺女。这房子本来就是林南名下的,我才嫁过来一天,要是收下,肯定被人说闲话。等下午,你们就把房子过户到你们名下,你们留着养老,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老女人一听,连忙正色哄骗我道:“这房子本来就买给你和林南的,怎么能过户到我们名下?回头办完事,妈做主,房子过户到你名下!”#p#分页标题#e#

“下午就去吗?”我满脸委屈得顺口接话道。

老夫妻脸色变了,一脸愣愣看着我。

“下午就去。”

平时家里婆婆做主,关键时刻公公发话。公公对我道:“小茹啊。下午我们就去吧房子过户到你名下,林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们闺女。等以后,你寂寞了,相中哪家男的,公公婆婆给你出嫁。”

老女人不愿意,却最终没说话。

话到这份上,我也没理由拒绝了,同时也想知道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奇怪得事,便委屈点头答应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听妈的,妈让我一个人就一个人吧!”

公公婆婆心里也明了,没跟我多纠缠,中午吃过饭,下午就抽空带我去吧房产过户了。我看着房产证上的名字,心里有点不自在,总感觉这么坑了老夫妻也有点过意不去。

算了,等丧事结束,房子再还回去,就当我和他林家两清了。

临近傍晚,黑色中山装的阴阳先生又来了,在房间里摆了几个物件,神神叨叨念着什么咒,最后在门上还挂了个铜铃,随后也不多看我一眼,带着公公婆婆离开了。

按照公公婆婆交代,客厅里灯不能开,不过我是随便,只要我穿着新娘装就行。我躺在床上,远远得看着客厅里的棺材,心里一阵叹息,没想到自己刚结婚就成寡妇了,同时心里也有点恐惧。

妈的,早知道会这么吓人,当时我就该一口咬定,不答应这事。

恐惧的事,越想越怕,最后我索性打开手机照闺蜜聊这几天的遭遇。她们好像听故事一样,说我尽骗人,在我拍了几张张片之后,她们都沉默了。不过在说道习俗的时候,她们却让我小心,她们没听过这种习俗,说指不定老女人准备对我施什么咒。

施咒?这年头还有人信这个?

昨天一夜没睡,白天也折腾够呛,我聊了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迷糊中,我隐约听到一丝铃声,可是我脑袋昏沉得离开,却怎么也睁不开眼。也许是这两天吓到了,迷糊中,我又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又回到了新婚夜,我穿着新娘装,躺在床上,等待着林南临幸我。虽然我心里隐约知道林南死了,可是在梦里见到她,我心里也多了几分温暖和宽慰。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