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碑匠人亲述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可不信

访客 灵异事件 2018-01-04 0

立碑以界,立碑以别,碑立生死 伏羲衍八卦,无极生有极,阴碑阳碑相向而生 我是个刻碑匠,一直牢记着父亲说的禁忌 却不料那一夜风流快活,我把碑门所有的禁忌都给破了……刻碑匠人亲述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可不信

我叫做谢广,是一名刻碑的匠人。
 

爹告诉我,世上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p#分页标题#e#

可能很多人会噗之以鼻,觉得不就是刻碑的吗?随便去到什么乡镇上,总能找到一个。

我要说的是,我们刻的墓碑,和绝大部分人知道的都不一样。

几乎现有的理解,都是觉得碑就是墓碑,人死了之后入坟刻碑。

可实际上,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细小的分支而已。#p#分页标题#e#

碑,从有人开始的时候,就存在了。

而古代的人,并不是最开始就有墓碑,他们入葬不起坟,也不留标识。

最开始的碑,是存在于地域的交界处,立碑而外人不可入。

之后的碑,存在于大家宅院的门外,官衙的府邸之下。#p#分页标题#e#

碑的存在,清晰的界定了人的区分,立碑之处,闲人不可近。

慢慢的,古人祭奠先人,才将碑用于坟墓之处。

我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刻碑匠,我和爹能刻区分地域的界碑,同样也能刻宅院的石碑。

给死人立碑,也只是一个分支而已。#p#分页标题#e#

当然,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禁忌。

现在这个年头,刻碑差不多变成了批量生产的玩意儿,禁止了土葬之后,好多人死了之后都直接入了公墓。

农村里面的人呢,穷惯了,很少有人讲究立碑什么的。

为了生计,我和爹也干起了批量刻碑的营生。#p#分页标题#e#

鲁班尺,“穿”,钢钎,凿子,全部都被收了起来。成了压箱底的活计。

头个月接了一批公墓换新碑的活儿,我们忙活了一个月,把所有墓碑都刻好了,我爹开货车送货过去。

就剩我一个人在家里面。

晚上没事儿,我抱着电脑在看毛片。#p#分页标题#e#

说来尴尬,我长得还算是帅气那种,可是干的这个营生,压根找不到女朋友。

我们家在村子的西头,刻碑赚了不少钱,修起来了小二楼,村子里面也有不少漂亮女孩儿,可看见我了,她们都绕远路,觉得晦气。

一来二去,只能看看片了……

窗外风大,吹得玻璃一直撞着窗框响,不多时还开始打雷闪电。#p#分页标题#e#

我看片看的心痒痒,不过打雷下雨让人很不自在,我就关了电脑,上床准备睡觉了。

结果刚躺下,就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还有院子里面黑子吠叫的声音。

我愣了下,我爹回来了?

穿上了外套,拿了伞,下楼跑到院子里面,先是喝止了黑子的叫唤,然后我就去开了门。#p#分页标题#e#

不过在院子门外面的,并不是我爹。

而是站着一个脸色发白,浑身被雨淋湿,并且瑟瑟发抖的女人。

她头发散乱的贴在额头,脸颊上,而且她身上穿的是那种白色的长裙,雨水让裙子紧贴在身上,露出来了较好的曲线。

我一时间,有点儿看的愣了……直到她声音有些沙哑的说了句:“您叫谢广对吗?”#p#分页标题#e#

我反应过来,有些疑惑的问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女人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我总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刚好雨又大,我下意识就说让她先进屋说,这雨没完没了的,别感冒了。

她感激的点了点头说谢谢。

带着女人进了一楼的堂屋,我给她倒了杯热茶。#p#分页标题#e#

她捧着杯子,缩着肩膀发抖的同时,也说明了来意。

她说她是村东头,王源家新嫁过来的媳妇,她老公前几天去世了,明天早上就要下葬,她是偷偷跑出来的,想求我刻碑。

女人说话的同时,很可怜的目光看着我。

我觉得有点儿懵啊,问她怎么提前不来,大半夜的要刻碑?#p#分页标题#e#

她告诉我,她不是要那种普通的机器刻的碑,要让我刻那种真的给死人用的碑。

这句话,让我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了。

面前这个女人,懂的很多。

同时她也告诉我说,她是邻村的,他们村子以前有人找我爹刻过墓碑,能让人安息,她老公王源是在家里面干活儿的时候不小心摔死的,死了之后还有点儿不安生,家里面闹怪事儿,他爸妈觉得人摔死了丢人,就想直接下葬了。#p#分页标题#e#

我皱眉,刻碑比较麻烦,还有王源爸妈都不想刻碑,我给刻过去,搞不好会被闹事儿。

可面前这个女人突然就跪了下来,哀求我说帮帮她,她知道我们给人刻的碑,可以让死者安息,王源对她很好,她不想他死不瞑目。

同时她突然低声啜泣说,如果我能够答应的话,她可以答应我任何条件……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脑子里面就想歪了,想着这个女人跪在我双腿间的样子……#p#分页标题#e#

晃了晃头,我把这些思绪压抑了下来。

裤腿的位置一阵冰凉,耳边传来她喜极而泣的声音,说谢谢,谢谢……

我一低头才发现她跪着爬到了我身边,还抱住了我腿。

她那种梨花带雨的面色,让我有一种怜惜的感觉。#p#分页标题#e#

刚才我晃头,她肯定以为我点头了。

心里面一横,我也拉不下脸拒绝,就叹了口气说,现在刻碑,只能刻简单的生辰八字还有名讳了,不过一样能够起到让人安息的效果。

女人连连点头,一直说谢谢。

我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手接触她皮肤的时候,冷的打了个寒颤。#p#分页标题#e#

让她在堂屋里面等待,我打着伞去院子里面挑了一块已经切割好了的墓石。

然后把压箱底的鲁班尺,其他的工具拿了出来。

女人一直站在我旁边,专心的看着。

我问清楚了王源名字的笔画,生辰,就开始勾线。#p#分页标题#e#

真的给死者刻碑,并不是随便刻上去一个名字就完事儿了。

碑上刻字,分也分阴阳,鲁班尺上半部分是阳,下半部分是阴,平民和有身份的人,用的字体大小又不一样。

我按照王源的身份,以寸为界量的标准,然后刻下来他的名字,又在右下角的位置,刻下来生辰八字。

做完这些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了一眼时间,才过去了两个小时不到,现在是11点。#p#分页标题#e#

这个过程中,那个女人一直都看着墓碑,目不转睛。

我心里面就有个念头,觉得很不公平。

这么漂亮一个女的,就嫁给了一个普通村民,刚结婚老公就死了,守活寡。

而我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p#分页标题#e#

心里面叹了口气,我收起来了凿子,说到:“上个黑漆就可以了。”

去房间角落里面拿了漆桶,我开始上漆。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女人轻声:“漆色有区别吗?”

我回答到:“活人立碑用红漆,死人用黑漆,有区别的。”#p#分页标题#e#

女人又说道:“要是活人用了黑漆,死人用了红漆呢?”

我笑了笑,说怎么可能。

她表情带着一点儿疑惑,说怎么不可能呢。

我上了最后一点儿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接着说道:“会刻碑的不敢乱用漆的,不会刻碑的,他随便刻成什么样子,用什么漆都不会有作用的。”#p#分页标题#e#

我说完之后,女人还是愣愣的看着墓碑,接着轻声说:“我真的很好奇,你可以告诉我吗?”

我吐了口气,说到:“既然立了死人碑了,那人就是死了,就是活着,阴差都要来勾魂的,那样就属于活生生把人给杀了,要是死人立了活人碑,她要么借尸还魂,要么就成了野鬼了,总之也进不了阴间。”

说完之后我笑了笑,看着女人说:“你相信这些,不害怕么?”

她低下来头,轻声说了句不怕。#p#分页标题#e#

我说我帮她送碑过去,要是王源爸妈闹事,我就管不着了。

她点了点头,轻声说谢谢。

屋子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一块石碑不重,我背在背上,送到了王源家门口。#p#分页标题#e#

他家院子的屋檐上面挂着白灯笼,从院子往里面看,停着一口棺材。

我本来想进去的,女人和我说,放在门口就好了,她不会和王源爸妈说,是我刻碑的。

我也没多说别的了,然后就说让她节哀顺变,也就回家了。

太晚了,我也没收拾堂屋的东西,直接就睡下了。#p#分页标题#e#

晚上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和王源的媳妇一直在啪啪啪,各种毛片里面的姿势,院子里面,甚至是石材上面,各种场景……

醒来的时候,我浑身都是乏力的,真的感觉像是身体被掏空了一样。

刻碑匠人亲述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可不信

第二章 纵欲#p#分页标题#e#

洗脸,吃饭,然后我才清理了堂屋里面的石料碎屑。

总想着昨天晚上做梦的场景,王源媳妇是真的漂亮,身材,什么的都没的说,只能说他自己无福消受了。

昨天下了雨,今天阳光很好,我按照平常一样,切割石料。

可是我切料的时候,发生了很诡异的事情,明明我量好的尺寸,下锯的时候,手就偏了一下,毁了整块料子。#p#分页标题#e#

好不容易下锯准了,切割到一半的时候,料子突然就从中间裂开了。

我心里面开始不安了起来。

刻碑出问题的话,就是犯了禁忌了。

我们刻碑匠很少有不能做的,不管是横死的,枉死的,还是正常死的,都能刻碑,只是刻碑的方式不同而已。#p#分页标题#e#

唯一的禁忌就是,死人碑不能刻给活人,活人碑不能刻给死人。

我的确昨晚刻碑了,可也没出什么问题啊?

擦了擦汗,我放下来了干活儿的东西,想着可能是昨天没休息好,加上运气不好,碰到废料了。

这些年我们也没少遇到废石。#p#分页标题#e#

回到房间里面玩儿游戏,我在中午的时候吧,接到了我爸的电话,他说他遇到了以前的老熟人,准备叙叙旧,在城里面玩儿两天,先不回家了。

玩游戏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中午我本来准备睡觉休息。

结果院子门又被敲响了。

去开门的时候,发现站在外面的不是别人,而是打着伞的王源媳妇。#p#分页标题#e#

她还是一身长裙,白色的,脸上擦了腮红,看起来面色好了不少。

我看见她的时候,心里面是觉得欣喜的,同样也有点儿疑惑,她来做什么?

结果她却主动往院子里面走,进了院子之后,又从侧面的楼梯上楼。

我快步的跟在其身后,上楼之后,她都已经进去了房间了……#p#分页标题#e#

我也到了房间里面,然后有些喘气儿的说问她怎么了?

她回过头来,然后用那种很柔和的目光看着我,同时微咬着唇,轻声说,她想感谢我。

我愣了一下,而下一刻,她的手却到了胸口的扣子上面。

我目瞪口呆,而她在片刻之后,只身不着片缕了……#p#分页标题#e#

她微微的捂着心口的位置,然后轻声说道:“我没有别的感谢你的方式了,你喜欢我,对吗?”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呼吸格外的急促了起来。

她的身体,和梦里面一模一样,可这是真的,不是梦……

心里面在告诉自己,这样不能,王源也是村子里面的人,虽然他死了,可我搞了他老婆的话,万一被知道了,要被人砸臭鸡蛋的,我爸恐怕也会拆了我骨头……#p#分页标题#e#

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啊。

我血气方刚的,面前的女人又那么美……

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她却轻轻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双手解开了我裤头的皮带。

她饱满的胸部在我面前微微晃动,微微的发香,也钻进我的鼻翼。#p#分页标题#e#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就脱掉了上衣,然后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抓住了她饱满的胸前。

她轻哼了一声,也吻上了我的唇。

冰凉,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冰凉,可下一瞬间就是滑腻。

这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刺激。#p#分页标题#e#

她紧贴在我的身上,不停的喘息。

我在她的身上揉捏,侵略,最后粗鲁的将她压在身下。

按照道理来说,男人第一次,都应该很快,三秒。

可她身上太凉了,给我一种刺激,就是让我没有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p#分页标题#e#

而她也太完美,身体完美,叫声完美,模样也完美。

我在她的身上一直耕耘。

她很配合,特别配合,甚至还主动在做的时候,埋头到我的腰间。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了,等到我又一次颤抖的压在她身上,然后平息下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p#分页标题#e#

她在我耳边喃喃的喘息,说天黑了,她要回家了。

我心里面就有种强烈的不舍,搂住她的腰,没松开。

她轻声问我,不嫌弃她么?

我下意识的就回答,为什么要嫌弃她?#p#分页标题#e#

她愣愣的看着我,说:“我嫁过人?”

我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也不是她的错。

她眼角有点儿泛起泪花,然后说我真的是个好人,她想一直待在我身边。

说着,她又埋头到了我的身下,微微的冰凉和滑腻包裹住了我,我没忍住喘息了一声,然后手在她的身上揉捏。#p#分页标题#e#

又一次发泄了之后,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摸身边。

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睁开眼睛,头有些发胀,但是意识一下子就沉浸到昨天那些事情里面了。#p#分页标题#e#

换了衣服,我去了院子门口往外看,有些苦笑。

我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这么睡了一个女人,而且,我心里面还有点儿喜欢她了。

不知道她今天还会不会来。

还有昨天的事情,她说想一直待在我的身边。#p#分页标题#e#

我就开始犹豫了起来,做我这行,找不到好媳妇,人都怕,就她不怕,嫁过人又怎么了,就几天时间而已,现在哪个女人结婚还是处女?

我自己也没这些情节。

想到这里,我就决定了,我和我爸商量下,让她留在我家,要是她也愿意的话,结婚都没啥。

脑子里面有事儿,我也静不下心去切石料刻碑,吃过午饭之后,就一直心焦的在院子里面来回走,甚至我都要忍不住,想去王源家里面看看的时候。#p#分页标题#e#

院子的门,终于被敲响了……

我立刻就过去开门。

果然,院子外面依旧是打着伞的她。

并且她今天的脸色,显得更加的红润了些。#p#分页标题#e#

我当时就忍不住,过去抱住了她。

她小声说进屋。

上楼进屋之后,我立刻就把她压在了床上,而她也很主动的回应我。

一共三天时间,都是她白天来找我,晚上回家。#p#分页标题#e#

我越发的觉得喜欢这个女人,就算她结过婚,也没几天,我没有什么反感的地方。

同时我也下定决心,等到我爸回来了,我就和他说这件事情。

她的名字,我也知道了,很好听,叫做晚晴。

第三天晚上,晚晴离开之后,我精疲力尽的去厨房做吃的。#p#分页标题#e#

吃完东西,我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爸回来了。

他进门的时候,脸色挺好,手里面还提着东西喊我下楼。

我当时就在堂屋,刚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结果我爸的脸色就不太好看,皱眉问我脸色怎么那么难看?#p#分页标题#e#

我有点儿尴尬,也不太好和我爸说,这几天我天天都在啪啪啪,过度透支了。

我就说我没事儿,到时候和他解释。

然后我爸也进了堂屋了,他皱着眉头说院子里面石料怎么没动,都没干活儿吗。

我挠了挠头,说我干了。#p#分页标题#e#

同时我去拉着我爸,让他坐下来,说我有事情要告诉他。

我爸疑惑的坐下,然后问我怎么了?

我就把关于王源媳妇的事情说了。

结果刚说完,我爸就指着我脑门说你他娘的没见过女人,色字头上一把刀,这种刚死了老公的你都敢要?#p#分页标题#e#

我脸色也变了变,直接就说她死了老公怎么了,也怪不了她,我和她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反正人我要了,随便你怎么说,我都要她进门!

我爸猛的就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就要骂。

可偏偏在同时,他突然脸色变了变,然后一把抓起我的手。

他用力把我的手掌反拧了过去。#p#分页标题#e#

我疼得闷哼了一声,他声音都变了,说你确定你给王源刻碑的时候,他人已经死了,你还有没有给其它人刻碑?

刻碑匠人亲述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可不信

第三章 活人碑
 

我疼得吸凉气,想要挣脱他,同时说我就给王源刻碑了,晚晴都说他去世了,我怎么可能给活人刻碑?#p#分页标题#e#

我爸面色阴沉,他的手就像是钢钳一样抓着我的手腕没松开,然后他说让我自己看我的手。

我一低头,然后瞳孔紧缩了一下。

在我的掌心之中,有几条黑色的线,并且在手腕的位置,还有一些黑气。

脊梁骨都在往上攒起来寒意,并且我身上都是鸡皮疙瘩。#p#分页标题#e#

掌心黑线,还有黑气,都是怨气。

我们刻碑匠刻碑,讲究的就是阴阳割界,死人立碑之后,就算是有怨气,也会被墓碑隔开阴阳。

当然,我们要给怨鬼刻碑,也会有些麻烦,不过那些麻烦都是限于刻碑的过程之中,最棘手的也就是无法刻下名字而已。

像是现在我这种状况,分明就是犯了最大的禁忌,给活人刻了死人碑,才会怨气缭绕在掌心之中。#p#分页标题#e#

我慌张的看我爸的脸,声音哆嗦的说怎么可能?

我爸用手指头在我额头上猛戳,说你小子色迷心窍了,是人是鬼都分不清了吗?

说完了之后,我爸就甩开了我的手腕,说现在就跟着他去王源家里面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往屋子外面走去,我现在已经六神无主,就跟在他的身后了。#p#分页标题#e#

离开我家之后,十几分钟就到了村子里面王源的家。

我之前来过一次这里,当时门口挂着白灯笼。

现在灯笼依旧亮着,不过和之前有区别的是,从院子里面能够听到人哭泣的声音。

这是在哭丧。#p#分页标题#e#

我爸的表情是铁青的,走到了院子门口,然后敲了敲房门。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低声说你闯大祸了。

我面色苍白无比,心里面却不敢相信。

王源是死了啊,他活着吗?然后就让我刻碑给害死了?#p#分页标题#e#

那晚晴是人是鬼,她为什么要害王源?

院子的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穿着白色麻衣的一个老妇人,她眼神浑浊,脸上全都是泪痕,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疲惫。

她抬头看了一眼我爸,又看了一眼我,然后一句话都没说,就要关门。#p#分页标题#e#

我爸眼疾手快的把手塞到门缝里面,老妇人把门打开了,她声音特别沙哑的说:“我们普通农民,家里面不刻碑,受不起,你们请回吧。”

我爸则是沉声说道:“我们不是来卖墓碑的,就是突然听到这里有噩耗,觉得怎么会这样,所以想过来上柱香,看看。”

老妇人这才让开了门。

我和我爸走了进去。#p#分页标题#e#

在屋子中间放着一个黑漆漆的木头棺材,前面放着灵位,还有遗照……

照片里面,是王源没有表情的黑白照片。

我总觉得他在看着我,让我浑身不正常。

我下意识的就说了句:“晚晴呢?”#p#分页标题#e#

我爸当时就瞪了我一眼。

结果棺材前面坐着烧纸的一个老头就突然回过来头,让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爸当时就赔笑的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儿子说以前认识你们家媳妇,她以前是隔壁村的对吧?”

老头就是王源爸爸了,他低下头,继续烧纸,接着声音没啥感情的说了句:“死了,就是她把我儿子给克死了的。”#p#分页标题#e#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就是一空,觉得有股悲从心来的感觉。

老妇人走过来,给我爸和我递了香。

我爸用眼神示意我,让我别讲话。

我心里面却特别难受啊,还堵得慌。#p#分页标题#e#

就在同时,我爸就问说,怎么好端端的两个人,也才结婚,会发生这档子事儿?

王源爸爸并没有说话,一直在烧纸,而老妇人就声音很难听的说:“那个短命鬼,她一副狐狸精的骚样子,她几天前死了,然后还回来克死了我儿子。”

她说话的时候,表情特别狰狞,就像是格外恨晚晴一样。

可她这样的话,更加让我心里面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几乎喘不过气来。#p#分页标题#e#

我爸就追问说,她是怎么死的,王源又是怎么死的。

结果坐在棺材前面烧纸的王源爸爸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他说我们不是来上香的,就是来看他们家笑话的。

说完之后,他就开始赶人。

我和我爸是被推搡出去了他们家的。#p#分页标题#e#

一出去门,他们家的院门就被用力的关上了。

我爸瞪了我一眼,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并且我还有了一种感觉,就像是背后有什么东西,正在看着我似得,让我有些鸡皮疙瘩。

下一刻,我爸却突然绕着王源家的院墙走了起来。#p#分页标题#e#

我赶紧跟在他的身后。

同时我说了句:“爸,他们都把我们赶出来了,你还想翻墙进去?”

我爸没回头,声音僵硬的说了句:“我是想要你小子,少做点儿孽。”

现在夜色已经很黑了,天空蒙着一层灰白的细雾,看不清楚月亮。#p#分页标题#e#

跟着我爸走出去了几步之后,他就停了下来。

这里是王源家屋子后墙的位置。

走到这里之后,我莫名的有种心悸的感觉,就像是有只手正掐着我的脖子一样,都让我有些难以呼吸了。

我爸回头看了我一眼,依旧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然后他蹲下来,在后墙的位置摸索起来。#p#分页标题#e#

片刻之后,他的手停留在了一个地方,用力的擦拭了几下之后,土墙里面出来了石块,他又用力的把石块往外扣……

很快,一块墓碑就让他从墙体里面扣了出来……

我的表情,完全变成了死灰色,因为这块墓碑,的确是我给王源刻的。

碑上面的字,黑的深邃吓人,我那股窒息的感觉越发强烈了,就像是里面有个人,想要把我拽进去似得。#p#分页标题#e#

我爸皱眉的看着墓碑的边缘,然后说了句不对劲。

我打了个激灵,问我爸怎么了。

他手轻轻在墓碑边缘摸了下,接着微眯着眼睛,低头往刚才抠出来墓碑的那个地方看去。

我先去看墓碑的边缘,却发现石块上面,竟然有细细的抓痕,就像是手指甲印子一样。#p#分页标题#e#

我顿时身上都是鸡皮疙瘩,下一刻我就顺着我爸的目光往里面看去,却看见在坑洞之中,有一件白色的衣服。

我爸伸手把衣服拽了出来。

我觉得很熟悉很熟悉,可月光之下,我心里面却越发的冷寂……

这件衣服,越看,我越觉得像是晚晴的……#p#分页标题#e#

并且我下意识的说了晚晴两个字。

我爸骂了句你真的是色迷心窍了!晚晴?那是个女鬼!你被迷惑着刻碑害死了一个人,你还没清醒过来?

说着,他一巴掌就扇在了我脸上,让我背着墓碑回家。

火辣辣的疼痛让我清醒了很多。#p#分页标题#e#

我也知道事情真的麻烦了。

不光是我爸现在这个焦急的模样。

我们刻碑匠,如果破坏了禁忌,害死了活人,也是要受到报应的。

可能很多人听过,人死了之后,鬼魂会在阎罗殿之前诉冤,说明自己为什么会死,有什么心愿未了。#p#分页标题#e#

如果是好鬼,阎罗会放任其托梦给家人,说清遗愿。

若是人是被害死的,那害死他的那个人,会被记上一笔生死簿,死的时候会有报应。

第三种,也就是害死他的,是类似于我们这种特殊职业的人。

这就属于伤天害理,阎罗会派阴司来勾魂抵命……#p#分页标题#e#

最新最热的网络小说在线阅读!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精彩尽在宅书社小说在线阅读——宅书社 zsshe520

本部书籍名称《阴碑》点击剩余精彩章节阅读,连载···

刻碑匠人亲述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可不信#p#分页标题#e#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标签列表